亞洲指標數位行銷創辦人 談輿情分析在各行業的應用

發布日期:2019年12月30日
文章瀏覽數:354
關鍵字:CEOKOL輿情大數據

政大企管系於12月18日在商學院玉山國際廳主辦CEO論壇,主題是「輿情大數據分析產業態勢與未來趨勢發展」,講者為亞洲指標數位行銷顧問公司創辦人黎榮章。在演講中,黎榮章分享了五大面向,首先提到台灣和東南亞的相關訊息,並分享大數據在品牌行銷、解讀政策和網紅的應用價值,以及圖像辨識分析的應用。
 
以大數據在品牌行銷的應用價值來說,大數據可用於分析產業競爭、產品力、企業集團、品牌健康。舉品牌健康為例,透過關鍵字了解消費者對品牌的情緒觀點,正負面回應以及強度大小的分佈,並試圖去改善。此外,大數據亦可用於廣告效果與活動成效分析。以活動成效來說,目前亞洲指標數位已打造了公關成效數據監測系統,以了解公關活動的成效。過去的公關活動成效僅一天,成效在當天達到高峰後就急速下降 ; 但如今,辦公關活動前要先在網路上醞釀,辦後要持續經營,把活動期拉長,透過數據做二次行銷。
 
黎榮章亦分享大數據在解讀政策和輿情的應用。企業可藉由輿情的聲量、來源、擴散、熱度、情緒、內容等面向,追蹤熱門議題或監看危機事件。在過往,危機出現時,公關在一週內處理好即可; 但在社群媒體發達的時代,公關必須於三天內處理完畢,因此企業會要求資料15分鐘更新一次。另外,在政策解讀上,如今可透過數據分析各總統候選人的網路總聲量、支持度、粉專表現、平台支持度,藉由混搭資料預測2020年的當選人。
 
至於大數據如何應用在網紅?黎榮章指出,網紅(kol) 擁有大批的忠實社群粉絲,比名人更會經營粉絲黏著度,因此現在的廣告偏向找網紅代言而非傳統名人。根據最新的研究,若網紅的紛絲有一定的規模,又不會大到難以維護,則影響力會達到最好,而此數字落在一萬到五萬之間。目前亞洲指標數位公司已發展出AIE亞洲網紅評價系統,把亞洲地區約六萬名的網紅建立在電腦系統,進而篩選網紅的類型、代言廣告比例、評分、領域、發文數、粉絲回應數等等。每個網紅的平台強項不同,把網紅的影響力加總後,公司再把數據提供給客戶,讓其決定和哪位網紅合作。
 
而在圖像辨識分析的應用方面,因年輕人多半用圖片來表達,若只用關鍵字來分析很可能會遺漏許多資訊。舉例來說,藉由集會中的特徵和符號,分析活動是否牽涉到意識形態 ; 以及在反送中運動中,哪些圖片被轉貼率高。又或者,透過網紅在instagram上呈現的照片,分析此網紅屬陽光朝氣或高冷冰山型。

 


 
黎榮章點出,人若想要掌握過去與現在,可從搜集與運用巨量資料著手,在發現特定行為模式後進行預測和優化。黎榮章進一步說明分析方法論的五大步驟。第一,界定問題。要能夠問出對的問題,並想像數據將會有何種用處。第二,設定架構。資料越龐大則容易失焦,若著重在焦點區域,則越精準。第三,解讀內涵。例如若一個人身價高,則要去思索是否有網軍在推波助瀾?網軍是大陸、俄羅斯還是烏克蘭?要能夠有多元的假設 。第四,進階探索。在大數據應用上,要靈活地一直嘗試,而非把一件事做到好,寧可做到50分先推到市場試驗,也不要等90 分再檢驗。第五,妥善利用。得到數據後一定要行動,解決目前所遭遇到的問題。
 
而在論壇訪談上,企管系教授樓永堅針對「網軍對社會的影響」提問。黎榮章回應,網軍範圍很大,若將其定位在虛擬不實的帳號,那麼帶風向是有的。但根據過去的資料顯示,如果此人或此產品不好,網軍才有辦法帶動,網軍只能在某部份帶領攻擊點,「要有一定的氛圍才能帶的起來」。因此,核心本質是好是壞才是最重要的部分。
 
至於,若大數據分析和傳統分析結果有衝突時該如何判斷?黎榮章表示,若兩者有衝突,表示此事待研究。必須要再找其他線索 ,而非以網路數據為核心,並試圖用新的切角解釋 。此外,數據量大並不能代表一切。以總統大選為例,在聲量上韓國瑜領先蔡英文,但在民調上則是蔡英文領先韓國瑜。因此,並不是聲量大就代表支持度高,而是要去看這中間是否有負面標籤?負面標籤代表心裡的不認同,若過多則候選人很容易輸掉。
 
有現場學生提問,大數據現在很火紅,未來是否有泡沫化的可能?黎榮章則強調:「只要有利用價值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。」至於AI是否會取代這項工作?黎榮章表示,AI是用來協助大數據分析的,反而幫助公司做到更好。黎榮章亦提到,目前公司內的員工有很多是政大傳院畢業的,且多為資料分析師,工作的內容為統計和解讀大量的數字,鼓勵在場同學若有興趣可多涉獵此領域。

 

 

本篇文章原文出於「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」官網
原文網址:https://reurl.cc/GkR8xD